相王弄風波后 玉器收藏市場持續過冬?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北有京玉南有蘇工。蘇州留給國人甚至全世界的印象除了園林山水,一定要說的還有,蘇州玉雕。

與太湖石一般,蘇工的美妙在于其幽微奧義,別有洞天,它是蘇州的一張名片,也是全國最負盛名的玉石集散與加工基地,玉石中的“小潘家園”——相王弄就是玉石收藏愛好者的尋寶之地。

自上世紀90年代始,相王弄這條“巷子玉器街”就名聲在外,并養活著數千家來自五湖四海的實體店鋪,與十全街親密銜接,又有相王玉器城坐鎮,來蘇州“撿漏”,必來此風水寶地。

2019年末,相王弄正式進入整治,這條最接地氣最能撿漏的臥虎藏龍之街就這樣默默謝幕,近2萬玉雕人面臨拆除與遷址……如今,半年過去,蘇州的玉雕標簽已初步在各地被重新“插上”,觀前文化市場,玉器古玩城,天涯玉器城,文廟,十全街,園林路,以及光福寺,蘇州古玩城等地陸續“收納”從相王弄趕來的同僚。朝隆合最近親自走訪蘇州古玩城,看看疫情與下行之中蘇州玉市其一,現況如何。

從現場看,玉市形勢持續遭遇寒流,蘇州現在整體玉市的情況基本相差不大,除疫情壓力與經濟低迷外,相王弄的整治可以說是“始作俑者”。首當其中“連坐”者便是十全街,進而輻射至蘇州其它古玩城與玉石市場。

在相王弄風雨飄搖時,園林路觀前文化市場等地日子也不好過,市內河道清淤違建拆除也讓一大批工作室與實體店關門或遷走,這無疑給蘇州玉雕市場雪上加霜。

與蘇州玉市相鄰的上海玉雕市場難免遭受連坐。蘇工海派二者同氣連枝,蘇工映襯海派的精深,海派對比蘇工的絕妙,來蘇州逛玉器園子就要到上海走一遭撿個漏尋個寶,不會落下哪一頭。

從新疆出來的料子往往最初流入蘇州上海這兩桿玉石風向標,而來自全國的頂級玉石玩家和玉石收藏大家將實力和目光也集中在這兩座城市。

相王弄的改造遷址勢必在短時間內會直接影響蘇州及上海的玉市,這兩大市場開始進入調整階段,遷址,裝修,或返鄉,比如不少河南籍的玉雕人就趁這一波整頓回到南陽干起老本行……

但不少人直接面臨“下崗”失業,關門潮加劇,疫情與經濟,通脹是直接考驗實力與大清洗的源頭,成本加劇以及來自新疆的原料上行,導致的是長三角這一帶的玉石與收藏下行壓力,這股蝴蝶效應會在后續慢慢顯現出來,將逐步蔓延至河南,北京,新疆,揚州,嶺南,廣州等地……

這是否意味著玉雕市場一蹶不振?玉器收藏市場持續過冬?

與全球及國內各大拍行的藝術品交易形勢相似,高端而小眾的玉器藝術收藏品幾乎不會受到經濟波動與整頓影響,蝴蝶效應過境之時,倒下的永遠是大眾化的普貨低品,對于高端收藏品市場,整頓不是一場洗牌而更像是一個調整階段,如一個過濾篩將市場分層,由高往低層層篩選,在高位的收藏人群永遠對應的是高端稀缺精品,而處于最底層的爆款低貨甚至贗品將逐步無處可去。

相王弄成為過去,更像是一種警醒與趨勢,誰都不知道未來發生什么,在原料成品倒掛的今天,市場上的實力與價值不論對于玉石本身還是從業人員,都是最后王牌。我們不禁為相王弄嘆息,終究少了那么些接地氣的尋玉樂趣,當年人潮涌動的寬窄巷子,撿漏探寶的驚喜,或許真的再難如前。

但這可能是大勢所趨,如同當時大巴扎開始退出舞臺,玉都城成為主角。接地氣的巷子以低價格的租金與成本養活著大批人,魚龍混雜間的樂趣同時也藏著不成文的暗箱與壁壘,假貨贗品次品大肆充斥其中……整治與規范,市場會逐步明朗化,明文規章也讓買賣秩序井然,樂子少了,錢可能花的值了……

玉石收藏與投資市場,作為國民經濟支柱文化產業的重要一環,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陸續進入,大量資本與高需求會永遠激活市場,拉動消費,當一切開始逐步規范化,秩序化,透明化,玉石收藏市場的門檻將被抬高,大浪淘沙,不論是玉雕從業者,還線上線下經營人,還是手中握有上好原料的人士,有實力的終會留將下來……少了那么點人情味的時候,一切也將變得更加直接明了。

19
闲来安徽麻将手游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