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貨周轉率惡化 豫金剛石爆雷早有征兆

從預盈8000多萬元,到虧損51億元,豫金剛石(300064.SZ)業績出現驚天“大變臉”。實際山個,豫金剛石的業績變臉早有征兆,尤其最近兩、三年的存貨周轉率變化,以及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自由現金流等指標已經出現惡化跡象。除此之外,豫金剛石的應收賬款回收也不盡如人意,最近一、兩年公司的應收賬款下滑幅度高于營收下滑,顯示出公司回款能力存疑。

  存貨“歸零” 巨虧51億“甩鍋”疫情

  從預盈8000多萬元,到虧損51億元,豫金剛石(300064.SZ)業績出現驚天“大變臉”。公告發出僅4天之后,豫金剛石被立案調查,創下中國資本市場立案調查最快紀錄,也是監管針對2019年年報涉嫌業績變臉的首單立案處置。

  4月7日晚間,豫金剛石公告稱,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立案調查通知書。與此同時,豫金剛石和相關責任人還收到了河南證監局下發的警示函,警示函載明,公司對2019年度凈利潤這同一事項信息披露前后存在重大差異。

  豫金剛石位于產業鏈中游,主要產品包括人造金剛石單晶、培育鉆石飾品、微米鉆石線、超硬磨具(砂輪)等。豫金剛石的產品主要應用在工業領域,而不是消費領域,主要賣的不是“鉆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的天然鉆石,而是平均價格不足1元每克拉的金剛石晶體。

  豫金剛石在公告中表示,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及經濟下行影響,行業環境變化對鉆石可變現凈值產生了較大影響,公司結合近期存貨銷售價格、未來成品鉆石價格走向、市場供需變化,對存貨計提跌價準備10億元。

  從豫金剛石公告中看,主要是資產減值;確認預計負債約21.76億元、計提存貨跌價準備約10億元、計提壞賬準備約10.29億元、計提固定資產及在建工程減值準備約8億元。

  存貨周轉、現金流惡化早有征兆

  記者查閱豫金剛石2019年三季報,報告期末公司存貨8.48億元元,當年期初1月1日4.21億元,同比大幅增長約102%,主要原因是庫存商品增加所致。

  記者留意到,此次豫金剛石公告顯示,存貨跌價準備計提了約10億元,已經高于2019年三季報中存貨的賬面價值8.4億元,說明存貨幾乎全部都計提減值了。

  按照2019年1月~9月營業成本510,390,106.28元,存貨周轉率(次)為0.8(次)。

  查閱豫金剛石最近幾年的存貨周轉率來看,存在惡化的跡象,2016年至2018年該項指標依次為2.14次、3.54次、2.30次,可以看出豫金剛石2019年三季度的存貨周轉率僅為0.8次,可謂是近年來的低位,庫存數量在當期激增。

  如果從現金流量的變化也存在相似情形,2016年至2018年期間,豫金剛石的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依次為3746.50萬元、-19.96萬元、-46357.98萬元。而到了2019年三季度,該項指標已經下跌至-115392.60萬元,凈利潤現金含量惡化。

  如果折合凈現比計算,豫金剛石最近三年2016年至2018年凈現比均小于1,而且2017年至今該指標還是負數,說明該豫金剛石凈利潤質量不高,現金流惡化早有兆頭。

  應收賬周轉率下滑幅度大于營收

  另一方面,豫金剛石的應收賬周轉情況也不理想。財報顯示,2016年至2018年公司的應收賬款周轉率依次為2.65次、2.61次、1.61次,折合應收賬款周轉天數依次為136天、138天、224天,到了2019年三季度更是下滑至0.9次,折合應收賬款周轉天數400天,一年時間都不夠應收賬款周轉。

  如果對比珠寶飾品類同行,豫金剛石的應收賬與存貨周轉也不具備優勢。以周大生為例,2016年至2018年三年期間公司的應收賬款周轉率依次提升,分別為39次、47次、54次。在存貨周轉率方面,周大生上述時間周期該項指標依次為1.26次、1.38次、1.37次,存貨周轉率較穩定,并沒有出現大幅偏離的情形。

  有財務人士指出,如果公司應收賬款周轉率下滑,這個指標降低,要么是收入降低,或者是應收賬款的余額變大了,或者同時變化。

  因此,記者也查閱了豫金剛石最近幾年的營收變化,公司營收波動較大。2016年至2018年期間,豫金剛石的營業收入依次為96442.32萬元、153277.32萬元、124018.08萬元。但如果仔細對比應收賬款周轉率與營收的下滑幅度,如果以2018年為例,豫金剛石當年營收同比下滑19%,但應收賬款周轉率下滑幅度則是高達38%,高于營收下滑的幅度。

  也有會計人士向記者反映,如果實際收回帳款的天數越過了公司規定的應收帳款天數,則說明債務人施欠時間長,資信度低,增大了發生壞帳損失的風險;同時也說明公司催收帳款不力,使資產形成了呆帳甚至壞帳,造成了流動資產不流動,這對公司正常的生產經營是很不利的。

83
闲来安徽麻将手游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