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造鉆石大王”到A股“變臉王” 豫金剛石經歷了什么?

從“人造鉆石大王”到A股“變臉王”,豫金剛石2.46萬戶股東恐怕要“一夜無眠”。僅過了一個月,豫金剛石的業績就由當初的盈利變為至少虧損45億,令資本市場一片嘩然,還將業績變臉怪罪于新冠疫情,然而事實上豫金剛石的業績突變早有預警。

4月7日,豫金剛石開盤跌停,跌停背后系其業績驚天暴雷,嚴重程度超過“財務數據造假”的瑞幸。中概股自爆造假丑聞的同一天,國內豫金剛石緊接著上演了一出大變臉。

根據豫金剛石發布的2019年度業績預告及業績快報修正公告顯示,其修正后業績預告由同向下降變為虧損,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由盈利6743.80萬至9634.00萬元變為虧損45億元至55億元,上年同期盈利9634.00萬元。計算可知,豫金剛石對2019年業績的核算,前后竟然相差60多倍,虧損遠超公司目前的市值31億,而公司股東權益70億,相當于將一半的股東權益都虧完了。

距離豫金剛石快報公布,僅僅過去34天時間,為何突然”業績變臉“?豫金剛石直接將鍋甩給了”新冠病毒“,其回應稱因為根據期后事項,以及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等影響,公司基于謹慎性原則,增加預計負債確認和對存貨計提跌價準備,固定資產、在建工程和應收款項計提資產減值準備。

不過,這似乎過于牽強。新冠病毒是在2019年年底過年期間才爆發,要影響也是影響其2020的業績。豫金剛石給出的其他理由也同樣站不住腳,一一遭到中小投資者的質疑。2010年上市以來從沒虧損過,2019年卻突然業績“大變臉”,而且一虧就是51億元,究竟是怎么回事?

業績變臉巨虧

資料顯示,豫金剛石于2010年登陸A股市場,目前形成的系列產品包括人造金剛石單晶及原輔材料、培育鉆石飾品、微米鉆石線等,可廣泛應用于機械石材、光學器件及寶石加工等傳統應用領域。自上市以來,豫金剛石業績呈現波動態勢,未出現過虧損狀況,其中2017年達到了業績高峰,當年公司實現歸屬凈利潤約為2.31億元??梢妼τ谠ソ饎偸?,51.51億元的虧損額是筆不小的數目。

經計算,自2010年上市后,豫金剛石合計實現盈利約為10.6億元,2019年的預虧額是公司上市九年以來合計盈利的4.77倍。就算把公司按照當前市值全部買了,都不夠填補2019年的虧損。

一個年營收不到10億的公司,是怎么虧掉50多億的呢?

對此,豫金剛石的說明是,主要原因包括:一是因訴訟/仲裁案件新增預計負債約21.8億元,二是計提存貨跌價準備約10億,三是對應收款項計提壞賬準備并確認減值損失10.3億,四是對固定資產及在建工程補充計提資產減值準備約8億。

本次巨虧的“大頭”來自訴訟/仲裁計提預計負債,從公開資料來看,豫金剛石及其實際控制人可謂是“訴訟纏身”。近兩年來,豫金剛石和郭留??刂频钠渌叭A晶系”公司不斷陷入各種民間借貸、金融貸款、企業借款、合同執行等糾紛司法案件之中,而且有大部分都已經進入了司法執行階段。

2019年12月13日,鄭州華晶金剛石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為“豫金剛石”)發布公告公布了4起訴訟案件進展及5起新的訴訟案件。截至目前,豫金剛石共涉及45項訴訟/仲裁案件,案件金額合計約44.3億元。

受此影響,截至3月26日,豫金剛石的控股股東河南華晶超硬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河南華晶”)及其一致行動人兩者累計被輪候凍結的股份數量占兩者所持有公司股份數量比例為99.41%。若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凍結股份被司法處置,則可能導致公司實際控制權發生變更。

在一月份回復深交所問詢函的時候,豫金剛石還稱尚未計提預計負債。但僅一個季度后,豫金剛石卻對訴訟計提了逾20億。此舉遭到深交所的再次問詢,稱之前一月份兩次問詢公司都未對訴訟案件計提負債,前期披露的信息是否真實準確。若將豫金剛石的修正公告與此前發布的5份問詢函回復公告對照來看,簡直是“大型打臉現場”。

大型“打臉”現場

在2月29日業績預告至今,豫金剛石相繼相繼披露了3個關于訴訟進展的公告,但其中大部分訴訟仍在進展當中,前后不到一個月時間,公司就粗糙斷定將約一半案件的金額確認為預計負債,顯然有失妥當。

實際上,此前由于控股股東面臨的訴訟及貸款逾期問題,公司2015年度非公開發行股票募集資金中的2.24億資金被銀行劃扣歸集。而由于近兩年業績低迷、債務纏身,豫金剛石不得不終止了募投項目。

2019年10月25日,豫金剛石公告擬終止45.67億元募集資金投資的“年產700萬克拉寶石級鉆石項目”,并將剩余募集資金9.99億元永久補充流動資金,公司預期的投資4年、年回報近8億凈利潤的項目泡湯。但這可不是豫金剛石第一次變更募投項目,公司在上市的這十年期間,分別募資8.1億元、4.08億元、45.88億元,投資了三個項目,其中年產3.5億米微米鉆石線擴產項目也是未達目標,就提前在去年以5億元低價甩賣了(投入5.05億元)。

而頗有意思的是,本次豫金剛石不僅大額計提預計負債,還計提了10億存貨。財報顯示,2019年三季度末的存貨凈值8.48億元,目前計提的存貨跌價準備是10億元。公司表示,存貨上漲主要系庫存商品增加所致。而計提10億存貨,無疑是將2019年全年的存貨都計提光了。

有會計人士分析稱:“很少有公司全部計提存貨,除非公司認定存貨賣不出去,但這種情況并不多,即使折價賣也不至于全部虧光?!庇型顿Y者質疑,是真的在庫房里,然后貶值了?還是壓根就沒有這10億存貨,而是把別的名頭安在存貨上,然后通過虛增存貨—存貨減值的路徑一把梭哈?或者被用來調節公司的利潤,俗稱財務大洗澡。

計提后仍存風險隱患

且不說存貨是真是假,對于公司將存貨跌價怪罪于“新冠肺炎疫情”,投資者也表示質疑,新冠病毒是在2019年底爆發,要影響也是2020年。而公司應收賬款的“雷”也其實已經埋了很久。2018年末,豫金剛石應收賬款賬面余額高達8.58億元,曾造深交所問詢要求核實收賬款前五名款項的形成背景。

從公司的業績來看,豫金剛石十年凈利潤都在原地踏步。自公司上市以來,經過近十年的發展,豫金剛石雖然期間募資的發展項目不斷,但是公司的盈利能力似乎仍是原地踏步。按照公司目前僅僅不到3元每股的股價來看,較公司2015年高點已下降超八成,總市值僅剩30億元。

而即便是這次計提50億減值,豫金剛石仍存風險。公司涉及訴訟金額合計約42億元,而公司僅計提了預計負債約22億元,還有近20億元的風險敞口怎么辦?另外,深交所在過往的問詢函里多次關注豫金剛石2016年11月非公開發行募集的45.67億元巨額募集資金去向,未來這也很可能成為一個風險隱患。

40
闲来安徽麻将手游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