萊紳通靈沈東軍:珠寶界的“喬布斯”

如果你喜歡唐嫣,或者她的影視劇,一定能夠回想起這樣一幕:

2018年,“糖糖”(唐嫣的粉絲們對她的稱呼)婚禮的地點,選在了音樂之城維也納,一個風景優美、風情獨特的城市,婚禮場地租用了奧匈帝國的皇宮——美泉宮。


整個現場雍容華貴,唯美又浪漫。

最引人矚目的,就是唐嫣所佩戴的幾款首飾珠寶。


結婚照中的一款長耳墜的耳環,出自柏林電影節紅毯系列,上面鑲滿了鉆石;還有雙人合照中戴的一頂王冠,非常符合唐嫣的小公主氣質。


1.jpg 

這些珠寶的背后,都出自一個擁有165年歷史的比利時品牌——萊紳通靈。


萊紳通靈,在今年全行業暴跌的情勢下, 二季度凈利潤卻同比增長43.82%。


締造這一亮眼成績背后的人叫——沈東軍。整個珠寶界,都在悄悄地,搶著閱讀他寫的文章。


傳奇沈東軍:從一家小店,到風靡全國


沈東軍,1969年人。


在我第一次見到他時,他已在珠寶界摸爬滾打了20多年。


1997年,沈東軍在南京太平南路珠寶一條街的一個22平米寫字樓里,放了兩截柜臺,銷售翡翠。


但是生意很慘淡,于是沈東軍每天騎著摩托車,到保齡球館、一些大的珠寶店門口、大商場門口等,專門去發傳單,搞得滿城風雨。


他當時提出兩條承諾:假一罰十;七天無理由退款。


其實就是低價策略。但這個策略,為他吸引了大量顧客,引起了同行的強烈嫉恨。一天早上,他去公司,發現大鐵門上,被刷上了“滾出珠寶一條街”的標語。


沈東軍一想,覺得自己會有危險,想要去報警。但再一想,覺得自己不應該報警,于是給所有的媒體挨個打電話,南京的電視臺立刻來報道,全國的媒體也隨后跟進。


于是,通靈珠寶,風雨了整個南京城。


這是沈東軍的第一次危機,也是他的第一次轉機。


盡管遭受失敗,但為了鼓舞員工士氣,沈東軍告訴大家,將來我們在南京一定會超過XX麟珠寶。XX麟是香港一個著名珠寶品牌,當時正如日中天,盡管沈東軍只說在南京超越他們,但這仍是一個膽大包天的想法。


在隨后的幾年里,通靈珠寶越做越大,沈東軍的名氣也越來越大。


2012年,沈東軍從ETD手中接過“新一代鉆石藍色火焰切割專利”。2014年,唐嫣主演的《克拉戀人》風靡全國,其中的通靈珠寶CEO沈東軍,在劇中是一個成熟穩重、帥氣多金的暖男大叔。


再后來的《歸還世界給你》上映,又把萊紳通靈推上了一個臺階。


因為對比利時鉆石推廣的杰出貢獻,2015年,沈東軍迎來他人生的高光時刻——比利時王室授予他“利奧波德軍官級國王勛章”。


2.jpg 

利奧波德勛章是比利時三大國家騎士榮譽勛章之一,是紀念比利時國王利奧波德一世的最高級別勛章,由國王親自簽發。這也是比利時王室首次將該級別勛章授予中國工商界人士。


盡管風光無限,然而在這背后,沈東軍卻始終覺得內心孤獨、痛苦和焦慮。


究竟為什么?


變革:沈東軍和他的“無限思維游戲”


真正能夠改變世界的人,永遠不會被打倒。

——《喬布斯傳》


沈東軍是一個極具商業前瞻思想的人,百度百科上這樣介紹他:


南京大學博士后、澳門科技大學工商管理學博士、香港科技大學EMBA。


曾任南京大學、東南大學等多所知名高校研究生導師,著有暢銷管理書籍《組織智慧:21世紀企業盛衰的秘密》。


隨著通靈的做大,盡管從表面上看,業績在增長、整體發展不錯,但“知子莫如母”,通靈珠寶由沈東軍親手帶大,企業的長處和短板他了然于心。


沈東軍認為,通靈若要和其它品牌競爭,必須要有獨特的競爭力,也就是說品牌遇到了“成長上限”,如果不突破這個上限,未來很可能逐漸衰落。


中國珠寶市場主要分為三大陣營:


處在金字塔頂端的國際高端奢侈品珠寶品牌,如卡地亞、寶格麗、蒂凡尼;


處在金字塔中端的,如香港幾大黃金珠寶品牌和少數不甘平庸的內地品牌;


處在金字塔底座的,如國內一些以黃金銷售為主的黃金珠寶品牌。


當時的通靈珠寶,處于中間地帶的所謂“輕奢定位”。


但這個所謂“輕奢”地帶,在沈東軍看來,有兩大“痛點”:


第一,該地帶已成為競爭紅海,香港各大品牌,國內幾家品牌都盤居在此,各種款式和理念,都非常趨同。


第二個“痛點”,說起來是“輕奢”,實際品牌內涵、文化底蘊、設計能力、營銷思路和珠寶市場頂端的國際高端奢侈品差距太大。不是平緩過度、而是一個斷崖式的落差。


3.jpg 

沈東軍想要變革,并且內心打好了一份腹稿。此時,他還無法對外人說,但他自己對未來的路,已經十分清楚。


事情總要一步一步來。2011年,沈東軍謀劃通靈珠寶上市的事情,然而時運不濟,他用了整整6年時間,直到2016年才上市成功。因為中間國家停了2次IPO。


這期間,沈東軍變革的理想,始終沒能實現。因為IPO是第一要務,變動必定會導致人員流失,業績停滯。


上市后,緊接著通靈珠寶就收購了誕生于1855年的比利時王室珠寶LEYSEN。這次收購,讓沈東軍開啟了他夢想中的一場傳奇變革。


LEYSEN在歐洲市場上,主要為王室和一些貴族服務,以高級定制為主,業務模式是先接單,后設計生產。


引入LEYSEN之后,沈東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破其先前在比利時的定制模式,把款式、供應鏈流程全部重新設計規劃,以符合中國消費者的需求,讓“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用王室品位賦能中國人的美好生活。


沈東軍把公司名字改為“萊紳通靈”,定位于“歐洲百年王室珠寶”。


這一決定遭到了公司高管和經銷商的各種反對,大家都覺得,萊紳在中國知名度不夠,而通靈本身卻有一定的名氣,備受消費者認可。


但沈東軍有他自己的想法,并且十分堅定。


在品牌升級過程中,通靈品牌過去的客戶丟失了,原來的管理人員不適應了,銷售大幅下降了,股價大幅跳水了……通靈連續2年,每年下跌30%左右。


這對一個上市公司來說,是災難性事件。投資人開始抱怨,外人也看不懂,很多媒體這時候也開始說風涼話,說頂著一個王室品牌,實際上根本做不起來……


就連通靈自己的員工,也完全看不懂,更不相信。


那段時間里,質疑聲不斷,高管離職、員工離職,沈東軍遭受了他人生中的至暗時刻。


這種痛苦并不是來自于對未來的迷茫,實際上,即使經歷挫折,沈東軍對自己要變革的道路,依然堅定且清晰。


沈東軍認為,繼續經營通靈珠寶,短期內確實可以保持利潤增長,投資人會很開心。但從長期角度,品牌缺乏核心競爭力,會慢慢被競爭對手打敗,如同溫水煮青蛙,品牌逐步隕落。這是“有限游戲思維”。


但是作為創始人,沈東軍的夢想是帶領企業成為“中國市場鑲嵌珠寶品類銷售第一的品牌”。所以,他想玩一套“無限思維游戲”。


對于高端奢侈品來說,“血統”很重要。大牌競爭,本質就是“血統”戰爭。


比如,當年香港珠寶品牌在內地攻城掠地,就是因為當年香港經濟高于內地。而隨著這幾年香港經濟的衰落,其珠寶品牌也逐漸褪去光環。


國際高端奢侈品品牌,沒有見過哪個是從第三世界國家誕生的,它們絕大部分都出生在歐洲,少數誕生在美國;且絕大部分擁有百年歷史,并且和歐洲王室有深厚淵源。比如,卡地亞就不斷宣傳是“皇帝的珠寶,珠寶的皇帝?!?/span>


并且,歐洲奢侈品品牌是高度附著在歐洲文化上的,它的基因里融入了歐洲的哲學、藝術、歷史、文化,這些奢侈品品牌已經成為西方的文化符號之一,就如中國的茅臺酒、云南白藥。


沈東軍認為,通靈珠寶最大的成長上限就是缺乏“貴族血統”,這是奢侈品品牌的硬核。


雖然說品牌的出身和歷史不能改,但是不代表品牌不能“嫁接”。


沈東軍要做的事情,就是要把LEYSEN的“貴族血統”,嫁接在通靈之上。


4.jpg


備注:LEYSEN品牌在比利時擁有為王室服務上百年的歷史,比利時三代王后加冕時所佩戴的王冠,均選擇由LEYSEN設計制作的比利時國寶“九省王冠”。比利時王室成員出席重要活動,經常佩戴LEYSEN設計制作的珠寶首飾和王冠。


這就好比你開一輛舊車,你明知道這個發動機排污嚴重,將來很快就要報廢了,或者即使不報廢,耗油量也越來越大。你該怎么做選擇?


最好的辦法,就是“由吉利發動機,換成沃爾沃發動機”。但是在“換發動機”的時候,你是不能營業的,一定是要虧損的。


外人不會理解他的心境。


所以說,沈東軍的痛苦,來自于他“想得太透徹了”。他需要放慢時間,等等他的合作伙伴,等等他的員工。


“沈布斯”的“爆品戰略”與“降維打擊”


偉大的藝術品不必追隨潮流,他本身就能引領潮流。

——喬布斯喬布斯傳


為了在公司貫徹這些想法,沈東軍開始宣講他的思維和理念。


我們都知道,信息的傳遞是一個“編碼”和“解碼”的過程。因為背景知識不同、記憶遺漏等,很容易出現偏差。


今天你開會講的事情,一級一級傳到基層員工,很可能完全“走樣變形”。而且,這里面還會夾雜著各級領導的“私貨”。


如何能夠精準表達?沈東軍開始寫文章,在忙碌中擠出時間,出差路上或者會議間隙就在手機或者pad上一個字一個字地打出來。


從一個專業記者角度看,沈東軍的每一篇文章,都十分干凈。沈東軍說:“我在寫文章的時候,就考慮了讀者的感受,采用的是‘奧卡姆剃刀法則’,一些可有可無的,堅決要去掉。否則,就是浪費別人的時間?!?/strong>


就像這個碎片化時代,15秒的抖音視頻,就要有劇情、有高潮,傳統的方式早已經不再使用,沈東軍的文章,就是要把知識反過來。


沈東軍有一篇文章叫《要么成為爆款,要么被爆款消滅》,全面闡釋了萊紳通靈的“產品主義”。這也是自2016年起,萊紳通靈逐漸火爆起來的“底層密碼”。


頗具沈氏風格的“萊紳通靈”,設計是這樣子的:

第一,首飾造型是王室或者歐洲文化符號;

第二,高辨識度;

第三,簡約風;

第四,熟悉的陌生感;

第五,做工精致,強存在感。


如果你關注商業,“超級符號”這個概念就一定不陌生,最近這兩年已經成為了商業大競爭的經典。


所謂的“超級符號”,就是一種超級創意,它能夠讓億萬消費者,對一個陌生的新品牌,只看一眼,聽一聲,就能夠記住它、熟悉它、喜歡它,并樂意掏錢購買它,甚至逢人就愛談論它。


“超級符號”還是一種千年不衰的文化載體。比如中國的龍圖騰、中國長城、西方的十字架、王冠造型、巴黎埃菲爾鐵塔、埃及金字塔等,這些符號世界知名,人人都知道它的意思。


沈氏風格的“萊紳通靈”,第一款產品“王室馬車”,就是這樣一個“超級符號”。

5.jpg


這是一款以“歐洲王室馬車車輪造型”為元素的首飾,目標消費群定位為18到28歲都市年輕消費人群,產品主要是項鏈、手鏈。價格在5000元—10000元區間,非婚慶首飾,使用場景是戀人間禮品、父母給女兒禮品、節日禮品和職場白領自我獎賞。


因為產品定位準確,價格合理、辨識度高,王室理念傳達清晰,產品推出后大賣,上市幾個月銷售額就突破5千萬,至今仍是一個經典暢銷爆品。


此后,沈東軍還設計出了“王后婚戒”“鳶尾鉆石項鏈”等高辨識度的產品,一次一次火爆。


火爆的秘密就在于“超級符號的高辨識度”。


中國珠寶有一個最大的通病,如果你逛商場,就會發現,無論是香港品牌、還是內地品牌——你去掉LOGO,根本分不清誰是誰的產品。


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講,沈東軍無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產品主義者”。就像喬布斯一樣,跳出無數手機樣式,設計出獨具特色、簡潔干凈的iPhone。


沈東軍對于產品的理解,還在于“熟悉的陌生感”:


美國廣告大師詹姆斯·韋伯·揚說:創意,就是舊元素的新組合。


什么叫“舊元素的新組合”?


舊元素讓人有熟悉感,新組合讓人有陌生感。舊元素的新組合,讓人既熟悉又陌生,因此激發“居然還可以這樣”的驚嘆,引發傳播。


熟悉的陌生感可以說是所有藝術創作的第一性原理。世界上最好的藝術作品,無論電影、音樂、建筑、小說、雕塑、服飾,甚至最好吃的菜肴都遵循著“熟悉的陌生感”的創作原則。

就拿剛剛說的“王后婚戒”舉例,沈東軍挑選出歐洲王室符號鳶尾花,作為設計元素。

6.jpg

鳶尾花圖騰自公元496年克洛維一世加冕時,就成為法國國王的象征。而且,古埃及人還認為它是權力的象征,獅身人面的額頭和法老的權杖上都有這個標記?;浇桃舶养S尾花視為圣母瑪利亞的象征。


所以,這個鳶尾花圖騰,就是一個“超級符號”。


這個產品推出去后,立即成為熱銷爆款,上市幾個月銷售就達到1.3億元,2019年銷售更達3億元。


當然,要想真正實現“品牌區隔”,不僅僅是產品的設計。在沈東軍看來——“所有接觸點都是媒介。


所以,沈東軍不僅僅設計產品,他把“人、貨、場”都當成媒介,讓顧客能接觸到的所有渠道,包括商品、禮品、員工服務、著裝、禮儀、客戶經營廣告、公關等所有接觸點,都感受到“萊紳王室珠寶故事”。


如果你逛商場珠寶區,能夠明顯感受到萊紳通靈的與眾不同——用高品位的香檳配色,1855加王冠造型的放大圖案等,訴說著這個品牌自1855起的悠久歷史,讓人過目不忘。


沈東軍的這篇《要么成為爆款,要么被爆款消滅》,全面闡釋了這些方法論。此后的一系列文章,又講了如何做增長、如何做管理等真問題。


這些文章一經發布,員工讀完瞬間覺得提高了好幾個段位。


而更意外的是,久而久之,競爭對手也開始偷偷想辦法搞到這些文章,偷偷學習。甚至開出高價,去挖萊紳通靈的員工。


我問沈東軍:“你難道不擔心,對手比你資本強大,比你人多,用你的方法打敗你嗎?”


沈東軍對這個問題,想得非常通透。他講了三個維度:


第一,從企業和行業的維度來看,每個行業都需要代言人,比如阿里巴巴的馬云,他不斷地發聲,引領者整個行業發展。


第二,從進化論的角度上講,任何一個生物,都要把他的基因傳播出去。為什么蘋果的果子是甜的,就是讓鳥兒覺得特別好吃,鳥兒吃果子,把會把籽一起吃進去,然后飛到很遠的地方,排出來。讓種子傳播出去,在更遠的地方生長。


“萊紳通靈”的文化,不也是一種基因嗎?我去寫微博、劉東華去創辦正和島、正和島出版《本質》,都不單單是為了錢,而是一種“基因傳播”。


如果我們的思想能夠啟發到別人,幫助別人成長,不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嗎?更何況,如果競爭對手都看你的文章,不也就拜你為師了嗎?


第三,文章傳播出去,其實也是在跟顧客、經銷商、投資人溝通。當別人看到你如此通透的文章,自然也會對你多一份理解和信任。


沈東軍其實并不擔心對手用他的方式打敗他。他早已跳出了賺更多錢的狹隘觀念,他更像是一個布道者,希望能把這些知識分享給行業。


因為如果是同樣的知識,沈東軍沒有做好,那應該反求諸己;如果對手用了有效,那更說明這些知識的價值。


更何況知識都是成體系的,如果別人模仿劉東華就能創建正和島,那說明劉東華還不夠劉東華,同樣如果別人能夠模仿沈東軍打敗沈東軍,那說明“沈東軍還不夠沈東軍”。


實際上,沈東軍在奢侈品珠寶界掀起的浪,遠遠不是一個品牌那么簡單?!叭R紳通靈”對其他品牌,簡直是“降維打擊”式的存在。


之所以這么說,沈東軍的高明之處就在于——“萊紳通靈”定位于“王室珠寶”,而不是定位于愛情。


如果你去看,會發現,絕大多數珠寶品牌、鉆石品牌,都定位于愛情。沈東軍不一樣,他認為,鉆石本身就是代表愛情的,如果還定位于愛情,那就無法突出商業品牌的價值。


“萊紳通靈”等于是在愛情基礎上,附加了一層“王室品位”。這對其他品牌,形成了“降維打擊”。


如果還是不能理解,你可以做個試驗,現在立即打個電話給你女朋友或者太太,問對方:

今年七夕節想買一個珠寶首飾送她,有三個選擇:

第一,國內珠寶品牌。

第二,香港珠寶品牌。

第三,歐洲百年王室珠寶品牌。


問她選哪個?


當你得到答案的時候,就明白“降維打擊”的真正威力了。


沈東軍把原本一個和卡地亞、路易威登一樣“根正苗紅”的王室奢侈品,拉到中國市場與香港品牌競爭,這就好比讓NBA球隊去參加CBA聯賽。


在中國,頂級奢侈品是紅海,國內中高端市場也是紅海,他把萊紳拉低一點,避開頂級奢侈品的鋒芒,又對國內珠寶品牌形成“優勢”,他在“國內中高端和國際奢侈品中間”,找到了一片藍海。


這就是沈東軍的產品思維。


正如喬布斯所說:“偉大的藝術品不必追隨潮流,他本身就能引領潮流。


對于產品和市場的理解,沈東軍堪稱“沈布斯”。


“請叫我沈老師”


我愿意用我所有的科技,去換取和蘇格拉底相處的一個下午。

——史蒂夫·喬布斯


行業內很多人,稱呼沈東軍為珠寶界的喬布斯,或者叫他“沈布斯”?!吧虿妓埂敝员环Q為“沈布斯”,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特點,在于他是整個“萊紳通靈”的布道者。


在公司里,沈東軍喜歡別人叫他“沈老師”,而不是沈總裁。


沈東軍面向全體員工,在自己家里,開辦了一個像古代私塾一樣的學堂——“東塾堂”。


7.jpg 

“東塾堂”每一期挑選20個學員,每兩個月上一次課,一次兩天,沈老師為大家“傳道授業解惑”。


現在第1、2期已經開課,9月上旬還將開展第3、4 期的學習。目前陸續已有80人進入到了東塾堂的學習中。未來,還會有更多人加入這里,成為萊紳通靈強大的后備軍。


這個課程不講業務,也不講營銷,而是講思維模型和底層架構的知識。


比如,有一門課叫《古希臘哲學與底層認知》,從蘇格拉底、柏拉圖、亞里士多德,講到牛頓、達爾文,再講到亞當斯密的《國富論》、泰勒的《科學管理》以及中國的“陰陽學說”等。


還有一門課專講《有限與無限的游戲》,這本書雖然大名鼎鼎,但卻是一本非常難懂的書,很多人都讀不下去。沈東軍把它拆解開來,用生活中的例子來解釋,讓最普通的員工,都能夠深刻理解。


比如說,現實生活中很多人想減肥,但總也減不下去,好不容易強迫自己瘦下來,一不小心“管不住嘴、邁不開腿”,就又回去了。


從目標管理角度來講,成功是要靠意志力,但是人的意志力又是有限的。


如果你在工作中,消耗了大量意志力,那么在生活中就很可能放縱自己。比如一些明星,演藝很精彩,但私生活卻很混亂。再比如,工作很辛苦,回家看見伴侶和孩子,稍微有點不順眼,就容易發脾氣。


減肥也是一樣,制定一個可行的短期目標,月度減肥5斤,表面上看沒什么問題。但實際上,是消耗意志力來換取短期目標。


這樣會有很大的副作用,目標一旦達成,壞習慣就會立即反彈。這就是為什么減肥總是反反復復的原因。


那怎么辦呢?


按照“無限游戲思維”,你要做的是——把習慣變成目標,而不是把結果當目標。


我們應該轉變減肥策略,不把減輕體重作為目標,而是直接把“健康生活習慣養成”作為自己的目標。


目標變,行為即變。這樣,我們就可以既重視飲食健康,也重視身體鍛煉,還重視心理健康和睡眠質量。


其實,消耗的意志力差不多,但我們還把珍貴的意志力用在習慣養成上。而行為習慣一旦養成,所有行為都不是對自己的挑戰,而是“自然而然”的事。


沈東軍的一個學員,先前減肥總是反反復復,了解這個道理之后,漸漸形成了“健康的生活習慣”,對高鹽、高糖、高脂等食品已經有了身體本能的排斥,有了這些習慣,體重自然降了下來。


努力永遠比不過習慣,厲害的人是把努力培養成了習慣。


在外界看來,學習哲學是很務虛的東西,是一種“沒有用的知識”。


但其實,哲學是世界觀的底層邏輯,是萬物的第一性原理。對沈東軍來說,要真想把自己對于產品和管理的理解傳遞到位,他的員工就越需要這些底層的思維邏輯。


什么叫“底層思維邏輯”呢?它為什么這么重要?


在沈東軍看來,認知其實分為5個層次:

8.jpg

最表面的層次,就是一般人所看到的人和物、房子等,我們把它稱之為“流變的大千世界”。


第二個層面是技術層面,比如我們的家用電器,我們用手機打電話。


第三個層面更進一步,是基礎科學,比如數學、物理等基本原理,就像華為任正非現在呼吁的,走到無人區就要去探索基礎科學。


科學再往下走,就到了第四個層面——哲學。哲學有3個屬性:


1,追求終極。

2,哲學是科學的前瞻??茖W強調驗證性,但在沒有驗證之前,它只能是一個思想的實驗,這個時候就叫哲學。

3,哲學是反思。就是對你的思考,再一次進行思考。反思自己的思考方式對不對,思維模式對不對。


哲學的下一層,是宗教(神學)。


也就是說,哲學是介于神學和科學之間的一塊地方。是指導你做事情的“底層思維邏輯”。


這就是為什么沈東軍這么重視哲學的原因。因為你每次往底層探索,都是一次認識升級。


給員工學習哲學知識、科學知識,底層邏輯就打通了。那么你就不再是支離破碎地簡單執行任務,而是系統性成長。


這個“東塾堂”一期的課程長達2-3年,“沈老師”全程陪伴。因為“沈老師”的想法,還要更進步——那就是,把同事變成同學。


你仔細想想,世界上最親密的關系,除了家人,其實就是同學了。同學超越了功利,而同事要往后排的。


所以說,東塾堂2年課程下來,大家的“底層思維邏輯”一致,又是同學關系,日后的工作自然會相互配合,而不是相互猜忌。


因為同學是一個高粘度、高信任的關系,他能夠跨部門、跨級別、跨新老員工、跨性別而存在。


這也破解了一個部門間不協調的管理難題。


其實不僅是沈東軍,日本稻盛和夫,就是那個創造了3個世界500強的經營之神,一輩子都在強調一件事——經營管理是要有哲學的。


他的思想被整理成“稻盛和夫經營哲學”,全世界流傳。


稻盛和夫有一點講的非常透徹,企業經營其實就是“要攀登什么樣的山”,目標不同,經營公司需要的哲學、思想也就不同。


沈東軍要攀登一座什么樣的山呢?


在“萊紳通靈”的南京雨花臺區總部,陽光灑進來,映照著滿是書架的辦公室,明亮干凈。沈東軍穿著300塊錢買一送一的襯衣,不到200塊錢的休閑鞋……


他早就看破了物質上的享受。那些過去創業遭受的磨難,也早已成了浮光掠影。


4個小時里,我們聊起了溫家寶總理曾經給企業家推薦過的《道德情操論》。沈東軍說,在更高的維度上,人類永遠面臨著兩個問題,一是你的善,二是競爭,人之所以是善良的,在于這二者的統一。但最終,我們是要回歸到社會價值,“利他就是利己”,利他才是真正的社會價值。


沈東軍是一個布道者,就像喬布斯是蘋果的教父,每一個產品都被打上了他深刻的印記。


喬布斯說,活著就為了改變世界。


沈東軍說,就像提起酒人們會分成茅臺和其他酒,提起手機,人們會分成蘋果和其他手機一樣,未來人們提起珠寶,只會想起“萊紳通靈”和其他珠寶,這是他的夢想。


這是“沈布斯”要攀登的一座山。


“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睘榱伺实沁@座山,沈東軍要求全體員工背誦格言,比如“人才裂變,首先把自己變為人才”、“做對,而不是沒做錯”等。


我問他說,你不怕員工說你洗腦嗎?


其實,在沈東軍看來,這也是基于現實的考量。因為在萊紳通靈,有35%的員工都沒有大學文憑,他們在市場上的競爭力不夠。


其實越是優秀的知識,越是生活中常用的哲理,絕大多數員工,都是很愿意接受的。少數抵觸的人,往往也不是公司要找的人。


“沈老師”一步一步的努力付出,用事實回應了外界質疑。


大家都知道,在今年經濟壓力巨大的情勢下,很多奢侈品遭到了毀滅性打擊。


一是因為,珠寶相對來說,并非像食品、醫療、通訊、汽車等必須品,珠寶站在消費鏈的最頂層,經濟壓力越大,消費者越減少支出。

二是,珠寶這個行業是一個偏重線下的行業,幾十萬貴重的東西,線下的體驗感非常重要。而今年疫情,線下大量門店閉店。

三是,珠寶行業的利潤,很大程度來自于第一季度,其中有兩個重要節日——中國的春節、西方的情人節。


所以,對珠寶業來說,整個行業都陷入困境。


但是萊紳通靈今年上半年的財報,卻很搶眼:


萊紳通靈第一季度利潤損失了90%,但仍略有盈利。第二季度開始了強勢反彈,4月達到去年同期水平,5、6月份持續增長,整個二季度,凈利潤同比增長43.82%。


取得這樣的成績,在業內非常難得,也很有力的回應了外界和投資人的質疑。


真正的高手,勝在“底層邏輯”


1969年出生的沈東軍,如今已50多歲,但精力十分充沛,每天7點就到公司,總是很晚才回去。


9.jpg


50歲是知天命的年紀,我問沈東軍,如果用一句話,來回顧自己的過去,應該是什么?


“是勤奮和獨立?!?/span>


勤奮無需多解釋。“獨立”這個詞,對沈東軍來說卻十分與眾不同。


這個世界上,真正的牛人,其實可以分為2類——一類人的底層思維是“歸納法”,另一類人是“演繹法”。


這兩種人都能成事,只是程度不同。


“歸納法”其實就是經驗論,比如:


前天太陽從東邊升起,昨天太陽從東邊升起,今天太陽從東邊升起。所以得到的結論:明天太陽也會從東邊升起 。

一個企業家看到別人做這件事賺錢,他也去模仿學習,也能夠賺到錢。


演繹法則完全不同,它的核心是“邏輯先行”。做任何事情之前,大腦中已經有了一個邏輯推導,比如喬布斯做出了無與倫比的iPhone,自然火爆全球;馬斯克要去火星移民,自然要探索火箭技術。


最后所謂的成功,其實不過是邏輯推演的一個現實版。


沈東軍也是這樣一類人,他對于萊紳通靈的掌舵,對于“王室品位”的定位,早就已經做過很多思想實驗。


所以,平日里沈東軍在做出很多成績、獲得了無數榮譽時,甚至包括像被比利時王室授予“利奧波德軍官級國王勛章”時,都沒有表現得極端驚喜和開心。


因為這些結果,不過是他邏輯推演的一個現實版。最開心的時候,莫過于在它推演出來的那一刻。


這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長期主義。關注對的事情,自然會有好的結果。真正的高手,都勝在了“底層思維邏輯”上。


從這個角度上講,不僅僅是財報讓人驚喜。更重要的是,在可見的未來,沈東軍正帶著“萊紳通靈”這顆冉冉升起的珠寶巨星,登上這片王國的最高峰。


一切,都值得期待和審視。


結語:

以上就是,“沈布斯”的故事。


10.jpg

16
闲来安徽麻将手游下载 浙江十一选五奖金图 海南飞鱼开奖历史 最全的江西快3平台 股票实时交易系统 广西快3官方开奖结果 快三在线和值计划网站 好彩1开奖历史记录 山西快乐10分钟投注 顺丰控股股票分析报告 宁夏十一选五哪个软件可以买